“那两部手机差点让我与大学无缘”

来源:http://www.baidu.com/ 时间:2018-03-26 11:31

  □ 本报记者 赵红旗 本报通讯员 殷好渠 李亚军

  在河南省会城市这所高校里漫步,看着同龄大学生的笑脸,侯丙总想起那个场景:一张浅色小桌、两杯清澈的茶水、两张沙发椅……

  这个场景,是河南省洛阳市汝阳县人民检察院未检科检察官韩珮红特意身着便装与侯丙谈心的地方。当年,侯丙是一起盗窃案的涉罪未成年人,韩珮红是办案检察官。

  “在那个氛围里,我敞开心扉,把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韩姨就像亲人,她的每句话都重重地敲在我的心头,让我认识永盈会在线到自己的错误。”侯丙叹口气说,“那两部手机差点让我与大学无缘。”

  侯丙从小聪明伶俐,学习成绩优异。在不少同学羡慕的目光里,他考上县里的高中。对于家境一般的他来说,看到有的同学拿着苹果手机打电话、上网,他也想用上这样的手机。

  “我们在网上买苹果手机,然后利用验货环节用模型调包……”2016年10月的一天,正在读高三的张甲与家境相同的同学张乙、侯丙商量着他们的调包计划。随后,他们付诸实施,偷走两部手机,最终被警方抓获。

  案件进入检察环节后,韩珮红在提审时一见到他们,就听到他们急切地问:“我们错了,不该想这样的歪招。调包来的手机还没用,对方也没什么损失,我们还能参加高考吗?”看着他们充满稚气的面孔,韩珮红对同事说:“他们3人还是在校的学生,在虚荣心驱使下,没有法制观念的他们走上了犯罪道路。如果对3人提起诉讼,他们参加不了高考,会与大学无缘,今后的人生之路可能也会由此改写。”

  就这样,韩珮红带领两名同事分别对3人所在的学校、社区进行了走访。韩珮红发现,3人平时在校虽然有些调皮,但本质上不坏,没有违法犯罪记录,与同学们相处关系好,成绩也都不差。

  韩珮红与同事与各方交谈后,形成了社会调查报告,向主管副检察长张文著汇报意见时认为,3人的行为虽已构成盗窃,但犯罪情节轻微,系初犯、偶犯,且系高三在校未成年人,并已取得被害人谅解,具备帮教环境和帮教条件,建议附条件不起诉。

  张文著提请检察长李光会召开检察委员会研究韩珮红的意见,随后李光会主持召开检委会研究决定,同意韩珮红的意见,依法对3人附条件不起诉,并将犯罪记录予以封存,由韩珮红负责对3人进行心理疏导,使他们安心参加高考。

  “为了及时掌握他们的思想动态和学习情况,及时调整帮教方案,使他们认罪悔罪,并放塞班岛娱乐上网下思想包袱,我通过收集、总结他们面对涉及家庭、自己等敏感话题时,产生的身体、情绪表现,来判断其心理活动。与他们谈心聊天过程中,通过互留微信、QQ等,削弱彼此间的陌生感。”韩珮红说。

  “有一次与侯丙聊天时,发现他有些心灰意冷,担心考上大学后,自己盗窃手机的事被学校知道,受到同学们的歧视,如果出现那样的情况,还不如不参加高考。”韩珮红听后立即给侯丙讲述了犯罪记录封存的意义,告诉他检察机关会严格保密,不会对外公开,最终消除了他的顾虑。

  2017年高考前,对他们3人的考验期满后,汝阳县检察院依法对3人作出不起诉决定。高考成绩出来后,侯丙、张甲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张乙因20分之差落榜,但决定返校复读,准备迎接来年高考。

  “我无法想象,如果检察机关当初没有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的未来在哪里。我现在是一名大学生,更加感觉到学法、守法的重要性。”侯丙说。

  侯丙他们的故事只是个缩影,《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2017年河南检察机关先后帮教26名涉罪未成年人考上大学,目前,河南许昌等地检察机关还把法治进校园纳入本地社会治理系统工作,实现了法治巡讲常态化,从源头上减少案件发生,这也是对未成年人最好的司法保护。